“工匠精神”視阈下基于校企合作的德育模式探析

  據了解,截至2012年,全世界壽命超過200年的企業共有5586家,其中,日本有3146家,爲全球最多,德國也有837家,荷蘭有222家,法國有196家。[1]而企業長壽的秘訣在于,他們都在傳承“工匠精神”。職業教育作爲培養高素質技能型人才的搖籃,是國家推動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根本需要,工匠的培養離不開現代職業教育;校企合作是職業教育的生命線,也是“工匠精神”培育的重要載體。如何充分利用校企合作育人平台,將“工匠精神”融入學生的道德素質教育全過程,不僅是職業教育人才培養亟待解決的重大問題,也是實現高素質技能型人才與未來就業崗位零距離對接的迫切需要。

  一、“工匠精神”的時代訴求

  對于我國而言,“工匠精神”並非舶來品。自古莊子筆下的解牛神廚庖丁、承蜩高手佝偻者、斫輪大師輪扁,列子筆下的善射者紀昌,歐陽修筆下的賣油翁,以及春秋戰國時期的魯班等,不一而足,無不彰顯“工匠精神”。然而,“工匠精神”在當代中國曾一度遭到冷落。

  2016年3月5日,李克強總理在全國“兩會”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提到工匠精神,提出“鼓勵企業開展個性化定制、柔性化生産,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增品種、提品質、創品牌”,開啓中國企業可持續發展的“品質革命”。3月29日,總理在國家質量頒獎晚會上再次提到工匠精神。

  2016年5月8日,爲迎合國家的需求,響應時代的呼喚,全國職業教育活動周以“弘揚工匠精神 打造技能強國”作爲主題,劉延東副總理在啓動儀式中提出“要培育勞動光榮、技能寶貴、創造偉大的時代風尚,培養崇尚勞動、敬業守信、精益求精、敢于創新的技術技能人才,辦好中國特色、世界水平的現代職業教育,釋放出巨大的人才紅利”。“工匠精神”是職業院校學生的基本職業道德素質之一,且居于核心地位,理應成爲職業教育的價值追求,融入職業教育的全過程,需要全體職教人的長期堅守。

  二、“工匠精神導向德育模式”的內涵探析

  “工匠精神”是指從業者在長期職業生涯中養成的職業風範,以産品爲導向的價值取向和行爲表現,主要表現爲對技術的精益求精、對産品的精雕細琢、對職業的執著奉獻的一種精神理念。“工匠精神”需要從以下五個維度解讀:

  一是從哲學層面看,具有精神堅守和價值追求的工匠,謂之有匠心,有匠心之基,方能由技進道,進入這個職業領域的自由王國。

  二是從文化層面看,但凡“工匠精神”成爲社會主流文化,必須要有崇尚工匠的物質文化、行爲文化、體制文化、管理文化、價值觀文化,並使之成爲一個民族的文化源流和社會“習慣”。

  三是從制度層面看,建設支撐“工匠精神”的制度文化,從法的高度去保護原創首創、保護知識産權,嚴格監管市場,懲罰造假售假,形成政府、社會、企業和合力,此乃“工匠精神”生存基石。

  四是從社會層面看,始終堅持潛心研發、專注學問、專心學習、愛崗敬業等,可謂之爲“工匠精神”。

  五是從價值理念層面看,“工匠精神”的價值觀是一種層次最高的文化形態,其核心內涵與“敬業、誠信、友善”的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是高度一致的。[2]

  “工匠精神”不僅能促進中國經濟的轉型崛起,還能促進中國社會的文明發展,也能促使教育尤其是職業教育的深刻變革。“工匠精神”是所有職業人應具備的品質修養,而作爲培養未來工匠的職業教育,更應當將“工匠精神”貫穿于人才培養的全過程。爲緊扣時代發展的要求, 職業教育應大力倡導實施“工匠精神導向德育模式”,厚植“工匠精神”于道德素質教育全過程,作爲培養“德技雙馨”技能型人才的重要組成部分。堅持“以德爲首,以技爲主,匠心築夢”,在進行文化知識和專業技術教育的同時,特別注重加強學生的“工匠精神”培育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教育,將“工匠精神”與人文教育、專業教育有機結合,融入學生的日常生活之中,內化于學生的精神生活,外顯于學生的工作實踐。

  三、“工匠精神導向德育模式”的影響因素

  “工匠精神”屬于社會意識範疇,“工匠精神”的培育以及“工匠精神導向德育模式”的推行受到傳統觀念、社會環境、教育環境等多種因素的影響。

  一是傳統觀念。從古代延續千年的“士農工商”等級制度可以看出,“士”代表做官或讀書位居第一,“工”代表工匠僅排第三位,工匠是不被重視的職業。受到傳統觀念的熏陶,直至當下人們普遍認同“學而優則仕”“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惟有當官高”“惟文憑論英雄”的觀點,對于工匠職業缺乏一種尊重心態,更談不上敬畏和仰慕。

  二是社會環境。勞動教育的缺失使“工匠精神”的培育缺少沃土,在社會變革的過程中,受傳統思想和應試教育的沖擊,勞動教育不斷弱化,好逸惡勞、輕視勞動的思想泛濫,致使工匠精神的培育缺少了全社會尊重勞動、熱愛勞動的“社會土壤”。 [2]在現實生活中,技能型人員薪酬體系不合理以及社會地位偏低的現狀,導致工匠們難以安貧樂道、潛心鑽研,在各行各業中不能充分發揮他們的價值。

  三是教育環境。職業院校的德育類課程設置流于形式,缺乏實質,與行業崗位所需職業素養的培育脫節;師資隊伍普遍缺乏生産實踐經驗,無法做到言傳身教,無法傳承“工匠精神”的精髓;教學理念、教學資源、技術水平等滯後于時代和産業的發展,與現實的崗位需求存在較大的差距,更達不到“工匠精神”對于技藝精湛的要求。

  四、創新德育載體 傳承“工匠精神”

  多年來,惠州衛生職業技術學院致力于發展校企合作項目,目前已經成功搭建了“鲲鵬精密義齒、雷諾視光技術、科方臨床檢驗、旭蘭時刻美容”四個校企合作協同創新育人平台,以推進校企多方位合作、産教深層次融合,改革職業教育的一元化辦學模式,打造育人雙主體的辦學格局。現以我院中醫美容專業爲例,談談如何充分利用校企資源,創新德育載體,培育“工匠精神”。

  1.匠于心,鑄就“工匠魂”——校企文化對接是前提

  “一流的匠人,人品比技術更重要”,匠人必先淬煉心性,保持激情,培養職業認同感;喚醒體內的一流精神,才能達到一流的技術。校園文化是一種群體文化,對師生的思想品德、道德情操有潛移默化的影響。職業院校應將校園文化與企業文化對接,切實做到推進企業文化進校園;將工匠精神納入校園文化建設的範疇,並將文化理念具體化,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學生,以提升校園文化的社會責任感和軟實力。

  2014年,我院與惠州旭蘭美業有限公司協同創建一所集教學、臨床、科研一體化的“旭蘭美容技術協同創新中心”,由學院在醫學技術實訓樓一樓提供160m2的實訓場地,公司按照高端美容院的建設標准進行裝修與設計,並配備了全套美容設施和設備。同時,在中心基礎上設立學生創業園,讓學生在模擬美容院中學習、實踐和工作。利用仿職場環境和資源,按照職業崗位要求,校企雙方共同設計與實施人才培養,以培養適應市場需求的職業人才,達到職場化育人的目的。此外,我院在實訓樓內精心開辟了具有專業特色的美容文化廊、宣傳欄、溫馨標語等,營造濃郁的企業氛圍,傳遞優秀企業的價值觀。

  筆者在擔任中醫美容班班主任期間,針對學生的德育現狀,不斷探索和構建具有美容專業特色的創新系列主題班會模式。爲融入美容企業的孝文化、感恩文化和職業素養,分別構建了相關系列的主題班會,例如,感恩系列的“師恩情深 感謝有您”和“感謝父母 親情回饋”,職場系列的“我是美業人”“職來職往”和“The Intern”,理想系列的“The Secret”“I HAVE A DREAM”和“時間膠囊”,等等。並根據學生的成長情況和專業的人才需求進行動態調整,使主題班會具有針對性、創新性和時代性,[3]對幫助學生形成正確的職業態度、塑造匠心匠魂和提升職業素養都有著極爲重大且深遠的現實意義。

  2.精于工,雕琢“工匠神”——職業技能過硬是載體

  “技可進乎道,藝可通乎神”,“匠人”要以技養身,嗜之越笃,技巧越工;竭其心智,窮其工力;心無旁骛地做好自己的工作,窮盡一生磨煉自己的技能。職業院校德育工作要把職業道德教育、“工匠精神”教育擺在突出位置,滲透于教育教學各個環節,細化爲學生核心素養體系和教學質量標准,教育引導學生崇尚勞動、敬業守信,精益求精、敢于創新,掌握中高端技術技能,養成和踐行“工匠精神”。[2]

  我院中醫美容專業依托校企協同創新平台,通過校企協商確立主幹課程;圍繞美容行業用人需求和複合型人才的培養目標,以及企業高管在學生頂崗實習期間的反饋,相應地調整專業課程設置;減少部分以理論爲主的專業課課時,增加主幹課程的實訓課時,強化“匠技”的培訓。同時,在思政課程中設置觀看《大國工匠·匠心築夢》系列節目的環節,講授“工匠精神”的實質與內涵,讓學生認識其價值和意義;提倡“課程思政化”,倡導每位專業教師在上課期間利用3min時間向學生傳授“立德樹人、愛崗敬業、匠心築夢”的職業信念。突出專業課程的職業定向性,以職業能力作爲設置課程的導向,構建基于美容工作流程的中醫美容專業課程體系。

  此外,由企業派出技術骨幹參與新生的入學思想教育,協同專業教學工作,不定期在我院舉辦美容相關講座。借助企業旗下的連鎖美容院,我院派美容專業教師進企挂職鍛煉,美容專業學生進行校外美容培訓、市場實踐和頂崗實習等。[4]“工匠精神”的培育應該貫徹于職業教育的全過程,體現在課程設置、思想政治教育、專業課程教育、實踐教育、頂崗實習等各個環節,使教育教學全過程符合技術傳授和職業素養培育的雙重要求。

  以創校園美容文化特色,提高美容企業服務意識,營造“強技能重實操”氛圍爲目標,美容專業每年在學院舉辦一次技能大賽,邀請企業專家擔任評委。技能比賽既是檢驗學生專業技能的平台,也是展示學生自我風采的舞台。我院以此爲契機,搭建技能大賽平台,建立健全的校賽制度,把職業技能競賽作爲提高人才培養質量的重要抓手,參照行業崗位的標准來評定學生的技術水平,進一步強化學生的實踐操作和專業技能,以達到以賽促學、訓賽融通、鍛造“工匠精神”的目的。過硬技能是“工匠精神”的載體,而技能競賽是精益求精、追求極致的重要平台,是職業院校培育“工匠精神”的重要途徑。

  3.品于行,塑造“工匠人”——“現代學徒制”是趨勢

  在德國,職業教育實行“雙元制”,以企業爲主體,企業是實施職業教育的重要場所,學生在企業裏的身份是學徒。所謂“現代學徒制”是以校企合作爲基礎,以學生(學徒)的培養爲核心,以課程爲紐帶,以學校、企業的深度參與和教師、師傅的深入指導爲支撐的人才培養模式。[5]現代學徒制將現代職業教育思想與傳統學徒的實習實訓相結合,綜合了現代教育的效率優勢和傳統學徒制的經驗優勢,構建成爲一種新型的職業人才培養模式。

  現代學徒制不僅注重師傅向徒弟的言傳身教,更重視在師傅“傳幫帶”的過程中注入“工匠精神”思想,薪火相傳,夯實具有工匠基礎的人力資源;從以往側重技術和理論的講解,向側重技能型人才實踐能力的培養轉變,是服務産業轉型升級和適應現代企業發展的內在要求。因此,現代學徒制是培育“工匠精神”的有效形式,也是職業教育發展的大勢所趨。

  2017年,我院與香港雅姬樂集團正式簽署“現代學徒制”校企合作協議,成立中醫美容專業(現代學徒制)建設指導委員會,標志著我院成爲惠州市首家實施“現代學徒制”的職業院校,展現了我院在校企合作方式上的新突破,進一步拓展了校企“合作辦學、合作育人、合作就業、合作發展”的內涵。我院以適應職業崗位需求爲導向,探索校企雙主體育人機制,改革教學方法,加強實踐教學,著力促進知識傳授與生産實踐的緊密銜接,構建現代學徒制育人新模式。同時依托校企合作協同創新育人平台,以實訓中心項目建設爲引導,以“崗位職業能力和綜合素質培養”爲主線,探索實現學院與企業、專業與産業、基地與車間、學生與員工、教師與師傅、教學與崗位等“六個對接”,推廣“師帶徒、徒拜師”手把手傳授技術的現代學徒制的實踐教學模式,以重塑“工匠精神”,培養“大國工匠”。

  五、校企共鑄“工匠精神”彰顯職業教育特色

  “工匠精神”是一個國家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精神基石,是職業道德的重要組成部分,是職業人核心的職業素養,是職業院校教育教學各個環節必須貫徹的教學目標。構建“工匠精神導向德育模式”,以“工匠精神”的核心價值觀作爲職業教育的價值向導,堅持“以德爲首,以技爲主,匠心築夢”的職業教育信念,將“工匠精神”厚植于道德素質教育全過程,並作爲人文素質教育和專業技術教育之魂。充分利用校企協同創新育人平台,開展“工匠精神”的體驗教育、實踐教育與養成教育,實施“校企文化對接以鑄匠魂、職業技能訓練以琢匠神、學徒制推行以造匠人”等路徑,促進“工匠精神”內化爲職業學生的精神追求,外化爲職業活動的自覺行動,以創新德育載體,強化“工匠精神”的實踐和傳承。

  [基金項目:2017-2018年度廣東省職業技術教育學會第三屆理事會科研規劃項目《供給側改革視阈下中醫美容專業現代學徒制人才培養模式研究》(項目編號:201803Y11)階段性研究成果;廣東省高職教育醫藥衛生專業教學指導委員會2018年度教育教學改革課題項目《醫學美容技術校企協同創新平台構建及共贏機制研究》(項目編號:2018LX023)階段性研究成果。]

  參考文獻:

  [1]付守永.工匠精神:向價值型員工進化[M].北京:中華工商聯合出版社,2015.

  [2]李進.職業教育“工匠精神”的培育論壇綜述[J].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16(34):37-40.

  [3]梁菁.創新主題班會模式,夯實中職德育建設[J].廣東教育·職教,2017(5):44-46.

  [4]梁菁.校企合作共建美容技術協同創新平台的探索與實踐[J].衛生職業教育,2017.35(4):11-12.

  [5]胡秀錦.“現代學徒制”人才培養模式研究[J].河北師範大學學報(教育科學版),2009(3):97-98.

責任編輯:何麗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