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無言,見證青春無悔——惠來縣“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群像

  2015年6月,國務院辦公廳發布了《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年)》。當中提到,發展鄉村教育,幫助鄉村孩子學習成才,阻止貧困現象代際傳遞,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大事。發展鄉村教育,教師是關鍵,必須把鄉村教師隊伍建設擺在優先發展的戰略地位。廣東省政府辦公廳于2016年發布了《廣東省鄉村教師支持計劃實施辦法(2015-2020年)》,對提高師資隊伍質量提出了具體要求。盡管生活條件艱苦、交通不便、文化設施不足,但一批批鄉村教師仍選擇了堅守,既照亮了鄉村孩子的前程,也撰寫了自己的無悔青春。今年教師節前夕,記者走訪了惠來縣五位“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在山區學校裏與他們面對面交談,傾聽他們的故事,感動于他們的感動。

青山無言,見證青春無悔——惠來縣“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群像

  盧振平:化學教研能手不是一天煉成的

  也許是常年跟學生們待在一起,岐石中學盧振平老師顯得比同齡人年輕、單純,一笑起來,是個笑容腼腆的小夥子。其實,這個小夥子已經連續16年擔任學校九年級化學科的教學工作了,自稱是從“萬金油”狀態開始進行化學教研的。盧老師2000年從普甯師範學校普通專業畢業,基礎知識比較寬泛,從語文數學到小學教育學,從思想政治到音體美勞,樣樣皆懂,被分配到岐石中學後,因化學教師缺編,他便只身一人挑起了初三化學教學的重擔,平均每周16節課,每學年640節。

  岐石中學位于岐石鎮岐石村東南角,距惠來縣城三十多公裏,學生多爲本村農民的子弟,常年在農村生活,眼界不夠開闊,知識儲備也較少,進入義務教育階段的最後一年,該怎麽學習化學這門新學科,學了有什麽用,學生或多或少有些困惑。這也是盧老師面臨的第一個教學難題。他首先研讀教輔用書,抓住教材裏大大小小的有趣的知識點,用生動活潑的語言進行講解,並適時引入農村生活現象,如怎麽有效施肥,怎麽調配農藥,怎麽測定土壤的酸堿度,這都和農業生産息息相關。學好化學,可以學會合理施肥、合理種植、合理利用土地資源,做一個有知識的現代化農民。這樣,學生的學習興趣一下子被激發了。

  談到如何摸索、自學、總結化學學科的教學方法,盧老師謙虛地說:“其實都是教學相長,學生給了我很多啓發。”無數個夜晚,他不看電視不打牌,通過看書、上網、看視頻,歸納知識框架,學習他人的先進方法,然後積極地用于課堂上。化學是一門以實驗爲基礎的學科,不過,前些年學校因資金短缺,實驗器材、藥品配備不夠齊全,盧老師想方設法自制、自創,或在網上尋找圖片、音像等在課堂上播放,並盡可能給學生多一些動手機會和感性認識,讓大多數學生參與到課堂活動中來,在講台上做實驗,在黑板上寫板書解題,發表自己的觀點。在總複習階段,盧老師經常組織課堂小測,幫助學生總結、反思錯題,然後針對不同層次的學生設計不同的題目,有意識地鍛煉他們的思維應變、組織表達能力。曆屆學生在每年的中招考試中都取得了優異成績,如2012-2014年的揭陽市中招考試中,學生化學科的平均分分別排在全縣的第六名、第四名、第三名。盧老師因爲積極參與教研教改活動,傳幫帶新教師,多次被評爲校優秀科組長、縣初中化學教學骨幹教師,2011年被評爲縣“化學教研教改優秀個人”,多次在全縣化學備考會議上發言交流備考經驗,舉行過全縣化學示範課,經常參與全縣中考備考及“多校聯考”模擬考的試卷命題工作,近幾年還承擔了全縣初三化學單元檢測卷的命題工作。

  盧老師說,能夠有一些教學成績,是因爲他與學生走得比較近,學生自然容易“親其師,信其道”。他連續16年擔任畢業班的班主任。臨近畢業,面對人生的第一個重大選擇,一些學生思想波動較大,他總是能敏銳地發現,抓住他們的“痛點”,幫助樹立學習目標、信心。2012年,有個女生好學上進,惜家庭貧困,父母重男輕女思想嚴重,又受新一輪“讀書無用論”影響,反對她讀高中,中考一結束,她就不得不外出打工。盧老師三番五次到其父的賣魚檔勸說,其父一開口就是:“我女兒去打工,一個月拿幾千塊錢給我,你能不能拿幾千塊錢給我?”盧老師耐心地與他分析,女兒拿到更高學曆對家庭經濟有什麽幫助,現今社會對人才的更高需求是什麽,學校對貧困學生有什麽助學措施,慢慢地打動了他,讓女兒重返校園。類似這樣的學生,盧老師每年都會遇到,他憑著對學生、對教育的一腔熱忱,改寫了這些學生的人生路。他認爲這是教書生涯裏的平凡事,卻被學生們牢記在心,有一個班畢業幾年後,在他生日那天送來一個巨大的驚喜:一個有全班學生簽名和留言的生日紀念冊。

  盧老師家住農村,妻子是家庭婦女,家庭經濟比較困難,現居住在學校不足30平方米的房間內。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盧老師依然一心爲農村教育服務,沒有抱怨,也從未想過逃離。結婚,他選擇了沒有化學課的一個周五,過了一個周末後,下周一又准時上講台,被同事們戲稱爲“三天蜜月”。今年上半年,妻子在縣城人民醫院住院兩周,他怕耽誤學生複習,白天如常上課,放學後開摩托車到三十多公裏外的醫院照顧病人,晚上在病床邊改試卷,第二天一早六點又疾馳三十多公裏回校看學生早讀。

  這就是看似平凡而令人敬佩的鄉村教師,心懷學生,默默關愛,默默付出。他,就在我們身邊。

青山無言,見證青春無悔——惠來縣“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群像

  鄧振達:三十六年,一直在這裏

  鳌江中學鄧振達副校長的個人履曆,與這個學校緊緊地聯系在一起:1973年7月于鳌江中學高中畢業,同年10月參加工作。1980年畢業于華南師範大學數學系,1月至鳌江中學任教,曾先後任數學教研組組長、工會副主席、工會主席、副校長、黨支部支委。“我是從鳌江中學出去的,又回到了鳌江中學,三十六年,一直在這裏。”

  鳌江鎮與陸豐市接壤,離縣城較遠,經濟、文化、教育一直都比較落後。鳌江中學創辦五十多年來,爲鳌江鎮、東港鎮、國營葵潭農場的學生就學升學提供了極大的便利,爲高一級學校輸送了大批優秀苗子,爲各行各業培養出了大量的合格人才。學校門前的鳌江河水,在夏日驕陽下熠熠生輝,校內盡管舊平房和新教學樓共存,但池塘幽雅甯靜,一排排竹林竹影婆娑,荔枝樹、龍眼樹、芒果樹漸次結果,好一派田園風光。母校在鄧校長的記憶中,有悉心育人、一心教學的一批老領導、老教師,有伴著炊煙升起的鄉村早晨的讀書聲,有熱火朝天的勞動實踐,還有形式活潑的文宣隊下鄉演出。回到鳌江中學任教後,身份從學生變成了老師,一切都是那麽熟悉,一切又都是那麽新鮮。上世紀八十年代,學校條件還是比較艱苦,因地勢較高,水源不足,師生們旱天得到鄉下挑水,方夠飲用。學校先後打過三口水井,直到1989年與葵潭農場簽訂了供水合同,才解決了這個老大難問題。以前校門前沒有固定校道,出入諸多不便,許多本地老師住在村裏,每天在泥路上騎單車騎幾公裏上班,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鄧校長也是這樣,早出晚歸。從1982年結婚到1998年,妻子是惠民農場的工人,單位離家五公裏,生産工種屬割橡膠,夜間作業。鄧校長既要管教學,又要管家務,每日在家校之間來回奔波,從未誤過一節課。

  除了教初中數學和高中幾何,鄧校長也長期跨級、跨科上課,教授各年級的思想品德、青少年修養等課程,講課思路清晰,善用生活實例,都收到了學生們很好的反響。他還帶頭開設了公開課、實驗課、課外輔導課,帶領新教師步步成長。最爲人稱贊的,是他在複雜而艱辛的政教工作上的付出。2007年9月的一次課間操,有學生來政教處報告校內池塘邊有人打架,其中一人手拿馬刀。根據藏刀線索,政教處主任和副主任在廚房找到了藏在粗糠裏的一把一米多長的馬刀,馬上找來相關的三名學生了解情況。原來是鄭x江連續三次偷放鄭x亮的摩托車汽油,被打被踢,于是鄭x江向林x借來馬刀,伺機報複。政教處主任這樣告知林x:“一,你買這樣的刀,已違反了《治安管理處罰條例》,可拘留你15天以下,或處200元以下的罰款。二,這把刀帶在身邊,不是你傷到別人,就是別人可能傷到你,有可能受傷、破財甚至賠上性命。把刀借給同學打架,已造成極壞的影響,你要負一定的責任。我們要沒收你的刀。”單獨問話結束後,鄧校長又把三個學生叫到一起,讓他們談談對今天這件事的認識。學生們都表達了後悔之意,認識到這種行爲的危害性,自己不該借故滋事,險些釀成校園血案。最後三人互表歉意,被通知來的幾位家長也互相致歉,並感謝學校發現及時、處理及時。在和風細雨中化解潛在矛盾,是鄧校長及其帶領的政教工作人員的常規工作,幾十年如一日,對學生既嚴又愛,用高度的責任心、敏銳的觀察力和耐心的教育方法,循循善誘,以理服人。

  鄧校長即將光榮退休,三十六年的教育生涯裏,跟隨了五任校長,看著學校舊貌換新顔,在艱苦環境中發展壯大,教育、教學取得相當實效,一批批學生走出校門,活躍在政界、軍界、商界,感到非常欣慰和驕傲。他也是貧苦人家的孩子,兢兢業業地履行教書育人的職責,獲得了社會的肯定,1997年獲揭陽市優秀教師稱號,1986、1998、2001、2006年被評爲鳌江鎮優秀共産黨員,2015年獲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稱號。濃濃的同鄉情、母校情、師生情、同事情,既是鄧校長紮根山區的動力,又是他的一筆巨大的精神財富。心懷溫暖,青絲染霜,回首往事,青春無悔!

青山無言,見證青春無悔——惠來縣“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群像

  黃少麗:傳遞師愛,一路艱辛一路歌

  從鳌江到青山,車子走過了許多道盤山公路,映入眼簾的,有山坡上青翠的菠蘿苗,山地裏即將成熟的稻谷,傳入耳中的,是夏日午後的陣陣蟬鳴。車行一個小時後,青坑小學的黃少麗老師在青山中心小學笑迎我們。她說,青坑小學距此尚有十多公裏,在真正的深山裏,路更不好走。

  十六年來堅守在深山小學裏的黃老師,在余晖中,娓娓道出了她和學生之間的動人故事——

  小時候,在衆人眼裏,我是一個不幸的女孩,一場突如其來的小兒麻痹症,讓我成了班上一個特殊的學生,在大人們的歎息聲中,我聽出了自己的不幸,但是我又是幸運的,因爲我在求學路上遇到了許多好老師,他們就是我人生的指路燈,讓我有了自信和快樂,懂得了責任與生命的價值。那時我在心裏暗暗立下誓言:長大了,我也要回到這裏來當一名老師,像我的老師一樣,給孩子們帶來陽光,讓更多的孩子感受到溫暖。

  經過艱難的求學路和不懈的刻苦努力學習,我終于如願以償地考上了普甯師範學校,畢業後,被分配到了我的母校青坑小學,成了這裏第一個公辦的女老師。我被安排到一年級任班主任兼語文老師,班中九十多個學生,他們之前沒有受過任何教育,就是一個個在泥巴裏打滾的孩子,看著他們沾滿灰塵的衣服和小手,望著那一個個天真稚嫩的小臉蛋,我才知道自己的任務和責任是多麽重大。這裏的教室沒有城裏的寬敞明亮,更沒有現代化的教學設備,一張辦公桌,幾盒粉筆,三尺講台,一塊黑板,這就是山村教師的真實寫照。接下來的日子,我堅持最早到學校,最遲離開學校,除了批改作業,其余時間我都紮在班級裏,組織培養紀律,糾正孩子們的不良行爲,解決他們的矛盾,一個個地教他們握筆姿勢,一次次地爲他們擦鼻涕和眼淚……爲了不讓孩子們在課堂上感到枯燥無味,我經常想辦法變花樣,給他們展示自己制作的小教具,用親切生動的語言插入一個個有教育意義的小故事,看著他們全神貫注聽課的眼神,看著他們組成了有紀律的班級,一陣陣暖流湧上心頭。漸漸地,我成了孩子們最信賴的大姐姐,無論大事小事、好事壞事,他們都會爭著搶著來告訴我,我耐心教導他們,用愛心呵護他們。每當我下班,兩邊衣角都是黑黑的,那是孩子們表示親近而拉我的衣角留下的手印。我的真誠與付出贏得了學生們最純真的愛和尊重,而學生也給了我很多感動。

  每個生命來到這個世界,心中都有一塊空白的土地,需要播種無數的種子,我願意做播種的人,在學生純潔、天真的心靈裏播下智慧和愛的種子。一次放學的路上,一個調皮的男孩遠遠地站著,對我說起了帶挑釁的話,還學著我走路,他並不是我班上的學生,也許他料想一定會激怒我,我會追過去狠狠地罵他一頓,而我只是站著向他微笑示意,裝作沒聽見,也表示毫不在意。接下來幾天,他都做著同樣的事,我開始去了解他,原來他是五年級出了名的“搗蛋鬼”,父母長期在外打工,他成了無人管教的孩子王。那天午寫課,我突然來到了他面前,他馬上從座位上站起來,臉色煞白,戰戰兢兢:“老師,我不敢了。”我故意微笑沉默了一會,說:“老師相信你,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他不好意思地點了點頭。“你覺得老師醜嗎?”“不醜。”“老師很壞嗎?”“不壞,我認識你們班的學生,他們都說你很好。”“那老師走路的樣子好看嗎?”他默不作聲地低下了頭。我坦誠地說,我是因爲小時候得了一場病後才成了這樣的,誠懇地告誡他今後要走出健康的步伐。在與他談話中我沒有批評他,也沒有埋怨他,更沒有得理不饒人。之後的每一次碰面,他都會大聲、親切地叫我一聲老師,我知道,這是他發自內心對我的尊重。

  一天中午,一個村民氣勢洶洶地來到學校:“我兒子結婚的‘帶路雞’被你們學校的xxx偷了殺了吃了!他是小偷!”要動手打那個男生。我及時趕到,保護了學生,並拿出50元錢向村民賠禮道歉,化解了風波。這個男生也是個留守兒童,有小偷小摸的壞習慣,這次他被嚇得驚魂未定,很感激我,說一定要還錢給我。他說到做到,花了三個星期的課余時間,到地裏揀別人不要的菠蘿苗,以每棵5分錢的價格拿去賣,好不容易湊齊了50塊錢。我拿在手上,感動得眼淚直流。這個學生從此非常聽我的話,漸漸地也愛上了學習。

  幾年前,正當我一心撲在教學上,爲畢業班的小考進行緊張的複習時,我五歲的孩子病了,高燒不退,在醫院查出長了一個很大的腦瘤,需要動手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心裏充滿了愧疚,平時,我把孩子托付給他的奶奶,關愛著無數的學生,卻忽略了自己的孩子。在廣州軍區總醫院陪護的日子是我這一生最難熬的日子,一邊擔心著孩子的病情,一邊牽挂著我的班級和學生,還不時地打電話回去詢問學生們的學習情況。孩子的手術成功了,出院回到家的第二天,我又回到了工作崗位上。後來我才知道,當我在醫院陪孩子時,學校的老師和學生們折出了許多千紙鶴挂滿了教室爲我的孩子祈禱。平靜的山區學校時常上演著一個個平凡而又動人的故事。

  一次我在批閱作文時,突然讀到一個名叫彩月的學生的習作,她在文題爲“我最敬佩的人”中寫道:“我最敬佩的人是我的班主任、語文老師,她是我見過的最美的老師……”我未想過在學生心中我還會成爲最美的人,這麽多年的付出和汗水頃刻間化成了淚水一湧而出,想止也止不住,我知道,這是幸福的淚水。身居窮山僻嶺,有望不到頭的山外青山,走不盡的崎岖山路,這裏曾讓多少城裏人望而卻步,但我對山村教育的熱情越發濃烈,我要一直紮根在這裏,教給這些天真淳樸的孩子更多知識,讓他們也能知道外面的世界是絢麗多彩的。

青山無言,見證青春無悔——惠來縣“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群像

  李堅鵬:更努力,爲了孩子們更好的明天

  1992年從普甯師範學校畢業,李堅鵬老師在仙庵鎮中心小學教一年級,憑著新入行的激情,認真地教書、帶班,不論是“包班”上課,還是帶動新生的學習積極性,都做得非常紮實。校長留意到這個能力突出的年輕人,第一學期剛結束,就把他從一年級調到五年(1)班,希望他能整頓好這個班亂糟糟的課堂紀律和不良班風。李老師細心觀察,發現班上調皮搗蛋的學生較多,上課不聽講、愛起哄,下課常常挑起事端,惹是生非,那個帶頭的男生,三年級時和班主任有矛盾,竟然拿刀回校打架。李老師迅速鎖定這個目標,三番五次去家訪。這個男生的父親是村委書記,平時工作忙,對孩子管教不嚴,李老師和他談科學的養育方法,談父親對兒子的榜樣作用,談管好自己的家事更有利于管好村務,他深受感動,從此對孩子的教育態度大爲不同。這個男生也在老師和父母的正面管教下收起頑劣的心性,逐漸進步。2004年,他從廣州軍體院畢業回來當村官,在許多場合見到李老師,都會驕傲地向旁人介紹:“這是我的小學老師,是我最尊敬的老師。”想方設法,只問耕耘,不問回報,因爲當老師的價值,就體現在被學生常常惦記,被學生長久地尊敬。

  當了六年老師和兩年教導主任後,教學和管理經驗日漸成熟的李老師于2000年被調入仙庵鎮教育行政組,任教育專幹。在組長的指導和帶領下,這一時期仙庵鎮的小學教育風生水起,成績不俗,成爲了全縣乃至全市的“窗口”。全體小學教師苦練教學基本功,積極參加“三筆字”考核、比賽、展覽。每學科的業務骨幹,先自行研讀教學大綱(後來是新課標)和教師參考書,再利用周末,對該學科的全體教師進行說課培訓。對于年輕教師,舉行了課堂教學錄像比賽,每個教師每學期都上一節錄像課,再由評委看錄像評分。學生活動也很豐富,廣播體操比賽、合唱比賽、各學科比賽精彩紛呈,精神面貌極佳。

  2010年,李堅鵬被調到東港中學任校長。當時這個學校是全縣辦學條件最差的,學校管理規章制度不完善,師生情緒低落,辦學水平和效益低下。學校與陸豐縣“制毒村”博社村相鄰,學生深受其不良影響,無心向學,遲到早退。李校長上任第一天,就坐在校門口“圍堵”早退的學生。第三天下午五點放學後,他帶領領導班子和班主任,到東港村逐家逐戶家訪、摸底,直到晚上十點才吃飯。家長們深受感動,表示會配合學校的法制教育,進行家校共育。接下來,李校長以其對鄉村教育的特殊感情和獨特理解,以其特有的睿智和魅力,對學校的現狀與成因進行了深入、全面、認真的調研和論證,並借鑒外地的先進經驗,集中廣大教職工的智慧,從辦學目標、條件、師資、管理等方面進行了重大改革。在他的帶領下,學校經過三年的不懈努力,教育面貌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根本性變化;辦學綜合實力顯著提高,引人注目;辦學目標明確,制度完善,管理有序;教學質量明顯提高,2012年、2013年連續兩年成爲縣輸入高中生源優秀單位。

  2015年2月調往錫溪學校任校長後,李堅鵬以“書香校園”爲抓手,帶領老師開放學校圖書館,各班開設圖書角,在校園廣播站播送學生投稿,根據學雷鋒月、“五四”“六一”等不同節日主題開展手抄報比賽。學生積極性高漲,僅第3-17周,廣播站就收到學生投稿760多篇。參加了京蘇粵中青年校長高級研修班後,李校長充分利用同學資源,設法請來佛山市順德區勒流初級中學的優秀科任教師做教學講座,計劃明年派出骨幹教師到禅城區玫瑰小學跟崗交流。教師們逐步領略到先進教學理念並用于教學實踐中,學校教育質量上新台階,得到上級領導和當地幹群的充分肯定。

  在改革和完善學校管理制度和學校管理運行機制中,李校長注重四個要求:一是合理性,管理機制一定要符合國家教育方針,還要符合校情,既要規範要求,又要切實可行;二是目的性,管理制度既是行動的標准,又是教育的手段,其內容必須符合教育的目的要求,符合培養師生創造力的目標要求;三是統一性,學校各項規章制度應是一個完整體系,相互依存,相互補充,絕不可相互矛盾和相互排斥;四是穩定性,規章制度既是在實踐體驗中逐漸形成、不斷充實完整的,又要在一定時期內保持相對穩定,使它在師生中享有較高的指令性和權威性。他親力親爲制訂出科學、規範、切實可行的管理制度,提升了學校管理水平和效益。2013年其所在學校評爲“揭陽市規範化管理示範單位”。

青山無言,見證青春無悔——惠來縣“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群像

  楊鎮輝:身殘志堅鑄師魂

  楊鎮輝,東隴鎮華吳小學一名平凡的鄉村教師,32年來默默耕耘,用畸腿堅守三尺講台,用蹒跚的腳步留下一串串堅實的腳印,用頑強的意志書寫無悔的人生。

  1983年9月,楊鎮輝到華吳小學任教,以一份勤勉、一份專注,在三尺講台上揮灑著青春和汗水,收獲著春華秋實的快樂。1999年初,楊老師感覺雙腿不舒服,行走不自如,並伴有鑽心的疼痛。前往醫院檢查的診斷結果不容樂觀,頸椎、胸椎、腰椎間盤突出,雙腿神經受壓導致疼痛。醫生建議他住院治療,但他舍不得離開自己朝夕相處的學生,覺得自己年輕,能扛過去,固執地要求醫生開足藥品讓他帶回家服用。此後,他堅持一邊服藥一邊上課。2009年,楊老師感覺雙腿疼痛加重,幾乎不聽使喚,隨後兩次到醫院進行手術,然而因病情拖延太久已難治愈,如今他的雙腿萎縮畸形,已基本失去站立能力。爲了照顧楊老師,學校專門安排了一間一樓的課室給他教學,並且擺放了一張長凳子放在講台邊,讓他累時能坐下歇息一下,可楊老師從沒用過這張凳子,自始至終站著向學生傳授知識。他說:“坐著講課不生動,對孩子也不負責。”因爲需要靠牆才能站立,有時衣服沾滿了粉筆灰,他總是風趣地說:“我是種田歸來,身上沾滿‘泥’是最正常不過的。”

  因爲腿腳不方便,楊老師的家又住在距離學校大概一公裏遠的東隴鎮石洲村,村路只有幾米寬,很不好走,他不得不從工資裏省吃儉用“摳”出一輛電動摩托車。有了代步工具後,他感覺回家和家訪都方便多了。但由于腿腳乏力,每次下車後,都需要有人幫他把電動車停放好。有一次,在回校的路上,由于路高低不平,一不小心車輪碰到石塊,“砰”的一聲,整個人重重摔倒在地上,車身緊緊壓在楊老師身上,本已萎縮的雙腿更疼痛,一時昏迷過去,被好心的過路人扶起。5分鍾後他醒過來,擦掉臉上和手上的血迹,強忍著疼痛回校上課。

  楊老師所在的班級裏,始終洋溢著一股暖流,似一團和風細雨,感染著整個班級,滲透到每個學生的心中。對屢犯錯誤的學生,他常常騎著電動車上門家訪;對留守兒童和潛能生,他常與之促膝交談,並及時用電話與家長溝通。在學生眼中,楊老師陽光、可親,是老師,也是朋友。只要有時間,學生都喜歡跑到楊老師的房間與他說說笑笑,即使畢業離校仍與他保持聯絡。一批批學生從他這裏收獲了書本的知識,更被他的人格魅力所感染。一位已參加工作的學生給他寫過一封信:“楊老師,您的人格魅力一直影響著我。曾經很懶惰的我,學習不求上進,但自從您成爲我的老師,我就在您愛的引領下勤勉上進。如今走上工作崗位,我處處以您爲榜樣,做好本職工作。”學生的惦念和肯定,更成了楊老師工作的動力:“如果有一天能恢複健康,我要把書教得更好,和孩子一起遊戲,一起奔跑。”

  楊老師的妻子外出打工了,備受病痛折磨的他既要充當“家庭煮男”照顧正在上初中的小孩,又要備課、上課,“艱難程度超乎想象呀”,他說他並不在乎這些,只想備課、批作業、閱試卷,像個陀螺那樣不停地轉下去,甚至老死在講台上。有人勸他:“這樣的身體狀況,應請假好好調理身體。”他說:“與學生在一起,會讓我忘記疼痛,感到充實與快樂。”三十二年來,楊老師從不欠學生一節課。楊老師的堅守與付出收獲了滿園碩果,近年來輔導的學生參加東隴鎮數學競賽、數學質檢、畢業水平測試均獲獎,他也被評爲“惠來最美人物”“廣東省鄉村優秀教師”。

責任編輯:龍建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