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 id="0nkzd2"></div><abbr id="0nkzd2"></abbr><style id="0nkzd2"></style><center id="0nkzd2"></center>
  • <big id="0nkzd2"></big><abbr id="0nkzd2"></abbr><i id="0nkzd2"><form id="0nkzd2"></form><table id="0nkzd2"></table></i><del id="0nkzd2"><option id="0nkzd2"></option><small id="0nkzd2"></small><dd id="0nkzd2"></dd><ins id="0nkzd2"></ins></del>

    學好語文有時就是靠背!這2位特級教師說透了!

      你有沒有發現,互聯網時代,我們的記憶力“下降”了——想獲取什麽知識,上網一搜不就都出來了。既然如此,孩子們記憶知識還有必要嗎?有!國內語文界兩位從教數十年的著名特級教師不約而同地提出同一個觀點:學語文,一定要記!要背!

    著名語文特級教師

    李鎮西

      學好語文就靠這“三把鑰匙”。所謂“三把鑰匙”,其實就是三個字:讀、寫、背。如果還要加三個字,那就是——多讀,多寫,多背!

      1.多讀

      多讀是語文學習的第一把鑰匙,通過這把鑰匙孩子能夠打開語文知識與能力的“寶庫”。我經常對學生說:“理科學習靠題海,文科學習靠書海。”

      沒有廣博的閱讀,僅僅靠課文上那幾十篇課文,是不可能真正提高語文能力的。而一個孩子如果有了海量的閱讀,不讀語文課本他照樣可以形成語文素養。

      當然,“多讀”指的是讀好書,讀經典的書,而不是讀淺薄無聊的垃圾印刷品,更不是讀有害的“毒品”。

      我特別主張孩子多讀適合他們年齡段的人文書籍——

      低段孩子可以多讀繪本、兒童詩等童書;

      中段孩子可以多讀整本的文學作品,和曆史方面的書籍;

      高段的學生則可以加上文化和哲學等方面的讀物。

      具體讀什麽書,已經有太多的推薦書目,我這裏就不開書單了。

      2.多寫

      多寫是語文學習的第二把鑰匙,孩子能夠將閱讀中吸取的養料轉化爲自己的思想、情感,並表達出來。

      這裏說的“寫作”遠不只是完成老師布置的作文題,而是融入日常生活中的日記、隨筆等等,形式不論,內容靈活。對中低段的孩子來說,寫作難免會有仿寫的痕迹,這不要緊,這是學習寫作的必經階段。

      寫作,不單單是“寫作”,它伴隨著閱讀、思考和觀察,所以寫作實際上是綜合的語文能力訓練。特別要強調的是,要讓孩子一開始就在寫作中讓心靈自由飛翔,即真情實感,隨心所“語”,千萬不要說假話,不要“裝”——當然,在結構、語言等方面模仿名篇,不能算是“作假”。

      總之,沒有多出課堂作文十倍甚至數十倍的生活化寫作,是不可能提高寫作能力的。

      3.多背

      多背是語文學習的第三把鑰匙。現在什麽都可以“百度”的互聯網時代,有人認爲只要能夠查到的知識都不用背。

      這觀點是對的,但這話不能無限“覆蓋”,比如它就不適合于文學。好比錘子、改刀之類的工具不必隨身攜帶,需要用的時候去拿就是了;但每個人的血肉卻必須是自己體內的,而不可能是“外在的儲存”。

      讓孩子在其記憶力最強盛的時代,通過背誦將最經典的古詩文化作自己的血肉,這是形成終身語文能力的“童子功”。

      當然,並不是所有古詩文都要背,我依然強調背誦經典詩文,且越多越好。肚子裏“別人的東西”儲存多了,漸漸就內化爲自己的東西了,必然出口成章,行文流暢。所謂“熟讀唐詩三百首,不會吟詩也會吟”,這個古訓永遠不會過時。

      上面所說三把“鑰匙”,我在解說的時候雖然用了“第一”“第二”“第三”的表述,但這並不是三者重要性的依次排序。

      對語文學習來說,閱讀是信息的吸收,寫作是情思的表達,背誦是經典的儲存。這三者同等重要,不分主次,缺一不可。

      其實還有一把“鑰匙”,就是“多抄”——抄經典的古代詩文,抄優美的現代詩文。

      當然,我的少年時代整本整本地抄了許多當時的“文學作品”。後來進了大學,我又整本地抄唐詩宋詞,還抄過一些中篇小說,甚至還大篇幅地抄過一些經典的文藝理論著作片段。這些抄寫,也是一種語言學習的積累,是“讀”“寫”“背”在某種程度上的綜合體現。只是這種方式帶有我本人的個性色彩,不一定適用于別人。所以我沒將其歸入語文學習的“必備鑰匙”之列。

      也許有家長還是不放心:“那孩子考試怎麽辦?畢竟我們的孩子並不是要當作家,而是要通過中考和高考啊!”我的回答是,當孩子把讀、寫、背當成生活方式,日積月累,他的內涵必然更豐厚,他的大腦必然更發達,他的思維必然更活躍,他的視野必然更開闊,這樣的孩子對語言也必然更敏銳,對語言的運用當然也更加熟練……這樣一來,你還愁自己的孩子考不好嗎?

    語文特級教師

    複旦五浦彙實驗學校校長

    黃玉峰

      1.學語文,就是要“背”

      學語文最重要的基礎是“積累”,第一個難關就是“識字”, 字要熟練會寫的話,還是需要抄幾遍的。該背的就得背,小時候你不背,難道等長大了記憶力衰退了再背嗎?

      學語文本身是要下點功夫的,尤其年紀小的時候,要下點功夫、記點東西,背點東西,學點東西。特別是詩歌、好的文章等等,更應該從小就背起來,因爲節奏感在裏面呀。

      寫文章好的人,懂得什麽樣的語言讀起來舒服,怎樣寫可以把其中的音樂感、節奏感把控好,同時,道理也能夠講清楚。

      平時大量的閱讀、大量的記憶非常重要,許多讀到的內容,借過來借過去,就活了呀,東西越多越活,當你寫文章用詞的時候,這些東西自己就會跳出來了,蘇東坡講“腹有詩書氣自華”,如果你腹中沒有東西,臨時去想詞怎麽能想得出來呢?

      2.記憶力和創造力從不矛盾

      創造性是怎麽來的呢?因爲看得多了、做得多了,以後才會有創造。

      寫文章也是“創造”,本來沒有這篇文章,現在創造出來,你怎麽創造出來?因爲看得多,記得多,詞語掌握多了才寫得出來,誰創造得好就是因爲他積累得多。所以文學就是這麽回事情——

      首先,是積累、吸收;然後,在自己腦子裏編程;最後,才是吐出來表達。

      就像生孩子一樣,你沒有懷孕怎麽生孩子?一定要先接受東西,才有可能生出來東西。

      你學一篇文章先記住它就是了,幹嘛要去分析“這篇文章哪句詞語好不好”呢?幹嘛要成天考慮“我記得多了到底對不對”呢?

      猶太人有句話,和我們中國的學習方法很像,他說小時候應該學會一種“生吞之功”,就是你要會生吞活剝,首先你要把它吃下去,東西吃多了以後他自己學會消化。

      胡適曾經說過這樣的一段話:我9歲的時候特別喜歡一句話:人心曲曲彎彎水,世事重重疊疊山。我就是覺得好玩,並不是很懂。到了60歲,我還是喜歡這句話,這時候才真正理解其中的含義。”

      9歲的胡適真的不理解嗎?他不理解不會感到喜歡的。其實9歲也算理解,60歲也叫理解,理解程度不同罷了。這樣簡單的一句話都這樣,更複雜的話你怎麽理解?很多東西小時候解釋再多也理解不了,長大了,閱曆到了,自然就懂了。

      所以“生吞活剝”沒關系的,吞下去了,葡萄糖夠了,脂肪有了,維生素也有了。可是如果你天天分析這裏面有沒有葡萄糖,有沒有維生素,卻沒有吃東西。你說十年下來,你會瘦成什麽樣?

      3.寫好作文,也需要“背”!

      其實孩子“吞下去”這麽多,也是爲了“吐出來”,也就是寫出好作文。

      很多家長發愁,孩子寫作沒創意,其實關鍵在于,我們總是讓孩子按照套路寫作文,現在就算寫好了,長大後就肯定也不會寫。因爲他的思維被放進了框裏,被鎖鏈鎖住了。

      記憶是一個基礎,但又不能所有的事情都只依靠記憶力,我們要吸收記憶的是經典和值得記憶的東西,而不是記憶一些條條框框套路性的東西。

      創造力是不容易培養出來的,關鍵是我們不可以阻礙、壓抑孩子的思考。你積累得越多,你知道的越多,你的語言越豐富,你的表達就越好。

      老師和家長要做的,就是引導孩子多讀書,看多了才能提升出鑒別能力。孩子沒讀幾篇文章我們就給他一個題目,要他創造,即便是創造出來,也是很浮在表面的東西。

    責任編輯:Dotty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33